Tuesday, April 24, 2012

巴菲特自述:我那价值500亿的决定

自从我拜读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著作《聪明的投资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之后,他便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此后我一直想去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念书,因为他在那里担任教授。当我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毕业,回到奥马哈,并开始推销证券之后,我仍没有忘记他。在1951年至1954年期间,我老是打扰他:经常写信给他讨论有关证券投资的想法。后来我收到了他的一封回信,他在信里说:“你下一次来纽约的时候,请来见我。”

于是我就去见了他,他聘请我在他和杰里·纽曼(Jerry Newman)共同负责运营的格雷厄姆-纽曼公司工作。大家都声称是阿尔弗雷德·温斯洛·琼斯(Alfred Winslow Jones)开创了对冲基金产业,但格雷厄姆-纽曼公司的姐妹合伙制投资公司——纽曼及格雷厄姆公司(Newman and Graham)实际上是比琼斯公司更早的一家对冲基金公司。我和当时已怀孕四个月的妻子苏茜(Susie)及女儿一起搬到纽约州怀特普莱恩斯(White Plains)。每天早上,我上班都是坐火车到纽约市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

我在那里工作的时间很短:第二年,当我25岁时,格雷厄姆先生(那时我就是这么称呼他的)告诉我说,他打算退休了。事实上,他告诉我的不止是这个消息,他还向我提供了接替他的机会,杰里的儿子米奇(Mickey)担任新的高级合伙人,而我担任新的初级合伙人。格雷厄姆-纽曼公司是一家规模非常小的基金公司——管理资金只有六七百万美元,但名气非常响。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决定。这是我接替自己偶像的机会——我甚至把我大儿子取名为霍华德·格雷厄姆·巴菲特(Howard Graham Buffett)(霍华德是我父亲的名字),但我也很想返回奥马哈。那时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每天早上在上班途中都一直在考虑告诉格雷厄姆先生我打算离职。但是,我很难做到。

问题是,当我从大学毕业时,我手里头有9,800美元,但到了1955年年底,我拥有的个人资金已增加到12.7万美元。我当时想,我要返回奥马哈,选修些大学课程,并且阅读大量书籍——我打算退休!我想我们每年有1.2万美元就够生活开销了,而凭借我已拥有的12.7万美元个人资产,我可以很轻松地赚到这笔生活费。那时我对我的妻子说:“复利能保证我会发财致富。”

我的妻子和孩子先我一步返回奥马哈。而我则坐上汽车,在往西返回奥马哈的路上,顺道拜访考察那些我有兴趣投资的公司。这是尽职调查。我在宾夕法尼亚州黑泽尔顿(Hazleton)停留了一下,拜访了杰都-高地煤炭公司(Jeddo-Highland Coal Company)。在密歇根州,我走访了当时正在进行破产清算的卡拉马祖炉灶公司(Kalamazoo Stove & Furnace Company)。我去查看该公司待售的公司厂房看上去情况如何。我去了俄亥俄州特拉华市,查看格雷夫兄弟制桶公司(Greif Bros. Cooperage)。(现在谁还知道制桶这门行业呢?)该公司董事长与我会了面。我事先没有预约,只是顺道拜访而已。我发现,人们总是愿意与我交谈。所有这些人都对我给予了帮助。

在奥马哈,我租了一幢房子,地址是安德伍德大道(Underwood Ave)5202号,那时每月租金为175美元。我当时对妻子说:“我很乐意购买一幢住房,但那样做的话,就像是一个木匠卖掉了自己的工具箱了。”我不想用光我的所有资金。

当时我还没有计划创办合伙制投资公司,甚至也没想找份工作。只要我可以自行操作投资,我就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我当然不想再向别人推销证券了。但纯属机缘巧合,当时有七个人,其中包括我的一些亲戚,他们对我说:“你以前卖过股票,我们希望你能告诉我们该如何打理自己的资金。”我回答说:“我不打算再卖股票了,但我会像格雷厄姆和纽曼那样,建立一个合伙制投资公司,如果你们想加入的话,就可以加入。”我的岳父、我的大学室友及其母亲,我的姑妈爱丽丝(Alice),我的姐姐及姐夫,我的律师都签约加入。我也投资了100美元。这就是我创办投资公司的起步——纯属偶然。

当我成立这家合伙制投资公司时,我们共进了晚餐,这七人再加上我——我99%确信那顿晚餐是在奥马哈俱乐部(Omaha Club)。我花49美分购买了一本账簿,他们带来了各自投资的支票。我在收下他们的支票前,先向他们分发了用复写纸滕印的半页纸,上面列出了我所谓的基本原则。我说,“有关合伙制投资公司的法律文件有两到四页之多。对此不必担心。我会完完全全地告诉你们这些文件里有些什么内容,以后你们就不会有任何意想不到的相关问题。

“但是,这些基本原则就是投资理念。如果你赞同我的投资理念,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如果不赞同的话,我也对此表示理解。今后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们拥有哪些股票之类的事情。如果我因投资业绩出色而应该得到鲜花,那么我希望得到它,而如果我因投资业绩不佳而应该受到警告,那么我希望你们向我扔来的是无核水果。但如果我的投资下跌了5%,而市场却下跌了15%的话,那么我可不希望有人会向我扔水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认为自己应该得到鲜花。”我们把一切都谈清楚了,接着他们就把支票递给了我。

我没有向外募集资金,但一些我不认识的人也开始向我寄来要求入股的支票。而当时在纽约,格雷厄姆-纽曼公司正在进行清算。在佛蒙特州有一位大学校长,他叫霍默·道奇(Homer Dodge),之前一直投资于格雷厄姆的基金,他当时问格雷厄姆:“本,我该如何处置我的资金呢?”格雷厄姆回答说:“嗯,这个孩子曾经在我这里工作过……”于是,道奇便开车来到奥马哈,来到我当时居住的那幢租来的房子,我那时25岁,看上去像是17岁,而举止像是12岁。他当时问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我回答说:“我在帮我家人做这些投资理财的事情,我也会帮你做这些事情。”

虽然当时我并没不知道,但25岁确实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那年我在改变自己的生活,创建了我的第一家合伙制投资公司,而这家公司最终变成规模相当大的一家合伙制投资公司,它叫做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当时我并不害怕,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现在我仍然在做这件事情。

Sunday, April 15, 2012

投资股票4大守则

这些守则投资者耳熟能详,关键永远不是不知道,而是在执行上。我一路看守则,感觉是有两个字兜口兜面向我扑过来,这两个字是“耐性”。四大守则里几乎都跟耐性有关:

一、不要借钱。“孖展”根本不应该属于投资者的词汇,因为孖展制造贪婪、过度进取、不顾后果。所买的股票不属于你,而是抵押了给别人,关于这只股票的投资决定也不属于你。你可能想持有长一点时间,但股票的真正主人可能有不同意见。用他人的钱买股票,大有可能令你特别心急,特别想揾快钱。可以借钱买一样你原本不够钱买的东西,你大有可能买了根本不应买的东西。你身边可能有朋友每月缴付信用咭最低还款额,这些人做事不会有耐性,或没资格有耐性,彷彿永远被一些事牵着走。

二、分散投资。讲一次不够,要讲一百次,一定要分散投资。毕非德(神级投资人)说他把所有蛋放在一个篮,然后金睛火眼看着这个篮,但你不是毕非德,不要模仿他。我信格拉汉(神级投资人),把蛋放在不同篮子。分散投资的智慧不在于回报,而是关于韧度。投资市场一定有波动,这些波动或者不长久,如果你捱不过这些波动,在比赛中途被迫离场,便提早认输。原本九十分钟的球赛,因为你没有分散投资,变成少于九十分钟。分散投资让你可以有耐性,模仿费格逊(曼联主教练),专门在补时时段入波。

三、等好牌。有一个鍾意去赌场赌钱的朋友,解释他的赌钱秘诀是找最低赌注的枱,磨烂蓆,等好牌出现。等的时候输掉最低赌注,因此最低赌注一定要是很低,可以霸住张枱等好牌来临。这位朋友的策略有对和不对的地方:对的地方是,他了解到不是每一铺牌都应该赌,有耐性等自己认为赢面最大的一手牌;不对地方是,他根本不应在赌场赌钱。看长线,等好牌,是最佳投资策略。股票市场才是发挥这个策略的绝佳地方!

四、业馀胜职业。格拉汉(神级投资人)为所有业馀投资者打强心针,他指业馀投资者其实天生比职业投资者优胜,因为业馀投资者有资格拥有耐性。职业投资者要向没耐性的客户定期交成绩表,而定期可能是每个月。欧洲股神波顿有二十多年彪炳战绩,去年长期欠佳,立即被传媒当作笑柄,职业投资者承受的压力不足为外人道。波顿挟股神之称还好一点,年轻基金经理偶有失误,随时被炒鱿鱼。职业投资者被迫时时刻刻看实投资表现,稍为逊色便要“做嘢”,不幸地愈做通常愈差。业馀投资者可把股票放在一边,当没有买过,选择等待。等,是投资者的最佳朋友,及最具威力的武器。

Sunday, April 8, 2012

为何我会走入股票投资这一行?

投资,是终生的学习!

就在2007年那段时间,我仔细思考、问过自己:“我到底是谁?喜欢什麼?”

这件事,在我小时候就想过;后来出社会工作,发现理想与现实其实是有冲突的。像我们这样每天超时工作,如果只是为了餬口,做起来会很辛苦,也不会有任何小成就。

就这样,我在自问自答过程中,悟出了两个很重要的准则:一是要做自己有兴趣的事;二是这个兴趣,最好能对社会有帮助,这样整体社会才会进步。一直到现在,我也是这样相信著的。

我喜欢做研究,最喜欢的工作是投资顾问与资产管理,但因缘际会踏上投信这条路,而这正好符合那两大准则,既是我的兴趣,对整体社会也有一定贡献。因此,进入股票投资业到现在4年,从没想过要转行。

可能是在投资市场待久的关系,挫折就像家常便饭,每天都有,光是市场挫折就讲不完。过去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08年金融风暴引发系统性风险,到11年欧债危机。就某种角度,做股票的人常有挫折,而挫折对我来说,是种推动力也是个绝佳的投资机会,股票市场有起必有落、有落必有起,这是常态!你不会因为股市大跌而饿死,日子还是要过的,大跌过后就有如过冬后便是春天!
  
我认为,与其觉得很挫折,倒不如去搞清楚发生什麼事,想办法找出答案。像08年金融风暴,我连续两个晚上研究次贷危机与雷曼兄弟倒闭会带来大马金融市场什么影响,后来大致把这个问题好好想过,就比较清楚地得到两个结论:第一、政府必须救金融业;第二,央行必须灌入无穷尽的流动性。尽管当时冲击很大,但某些行业在其间并没有受影响,就不会再困扰自己、感到恐慌,而抛售手上的优质股。

欧债问题也是如此,现在欧洲央行连手灌入流动性,跟08年是一样的;所以从另一角度来看,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挫折。想想,世界总是有阳光,有黑暗;而我对黑暗还满习惯的。根据近期的金融风暴统计,股市呈跌都不超过半年,仔细想想这有什么可怕的?

再说,对从事投资这行的人而言,很多事都是无常。我很高兴选了一个自己很适合的行业,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可以看,很好玩。

对我来说,投资市场复杂程度远超过我们想像,包括市场、公司、产业、商品,所有事情都会变。最后,花花世界还是得见真章,为了因应“无常”,必须学习很多东西,才能摸透什麼是专业投资,更说明一件事:投资,是终生的学习

机会只给做好准备的人!

古谚常说,每个年轻人一生至少有三次成功机会。就以投资马股为例,98年9月、2003年4月、08年10月、09年3月及11年10月,都是绝佳的进场时机;可见过去14年来,人生至少已有五次赚钱的大好机会。机会只给做好准备的人,年轻人,你做好迎接未来挑战的准备了吗?

宁静、淡泊、远虑、宏观

从事投资股票4年来,我一直把谨记着的八字箴言“宁静、淡泊、远虑、宏观”,当成鞭策自己的不二法则。这八个字从我这个年纪看起来似乎太过成熟,因为要在投资业立足,这四点缺一不可!

“宁静”,是指心情要平静,思考逻辑不可跳来跳去,才能让客户觉得有一致性。“淡泊”,是看淡一切虚荣之事,反映在投资银行领域,就是务实,方能提供客户最实在的解决方案。

至于“远虑”,是指永远不要觉得世界很美好,要预先做最坏打算,尤其产业循环变化如此之快,必须替客户预先设想与规画。最后是“宏观”,意味着凡事都要看得开,不可将视野缩小到自己的观点,须随时吸收新知,在提供客户服务时,才能设想得更全面。

以我的工作经验来看,投资银行是竞争相当激烈的行业,很多人抢破头想要进来,但也有很多人被淘汰,我觉得有些人格特质在这个领域是必须要具备的:

第一,对这一行要有热情,或至少要喜欢这项工作,不可因为要达成别人的期望而进这一行,因为强迫入行的结果,绩效不会好,也会过得很痛苦。

第二,守信用、重然诺,说出去的话不能反悔,对时间的掌握也要有效率,唯有尊敬自己与别人时间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

第三,对知识的吸收必须多方面,在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时才能与客户侃侃而谈,所提供的角度也才能全面。

第四,正面积极思考,遇到问题不能被动逃避,而是主动将自己当成“解决问题的人(problem solver)”,创造自己的附加价值,提高自己被客户选聘的“可利用性”。

投资判断力来自不断地阅读与思考

要靠自己的力量创造第一桶金,假如没有中乐透,又没有继承家产,真的就要靠储蓄起步,没别的捷径!要想坚持储蓄,最大的阻碍在于虚荣心。

先克服这个心魔,不随波逐流,把钱浪费在下个月就退流行的潮货,才有可能存钱。不拿iPhone不会死,一台iPad可以换到一台功能强五倍以上的笔电,还剩下几千元。发财从存钱开始,储蓄则以克制购买欲出发。我到现在还是用普通的手机,虽然买得起iPhone,但觉得不是必需品,所以就不屑一顾!

此外,年轻有犯错资本,这珍贵资源就是年轻,要投资在可以用一辈子的经验,那就是培养独立判断的能力!条条大路通财富,就是人云亦云到不了。有人长期投资,也有靠不断冲杀赚钱的;有分散在不同资产的,也有专注在不动产、股票、黄金的。但没有半个,是因为别人叫他买,他买,叫他卖,他卖,就可当有钱人的。判断力来自学习,看电视剧、谈八卦,对脑袋跟口袋毫无帮助。阅读与思考才是最佳途径。

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投资致富了吗?

Thursday, April 5, 2012

葛洛斯(William H. Gross)如何从赌徒转变成投资天王的人

四十年前,葛洛斯,只是个带着两百美元盘缠,在拉斯维加斯赌桌上拚命的小赌徒。如今,他的身价近十三亿美元(约合新台币四百亿元),在美国加州的拉谷那海滩拥有两万平方呎(约五百六十坪)的豪宅。

这是一个小赌徒变成手握二十五兆资金天王的故事。他的一生,都在与情绪作战,因为他“认识自己”、“踢掉自大”,而能站在迎风的浪头上,持续三十年。

葛洛斯出生于美国中部的小康家庭,虽然内向,被人称为独行侠,内心却无比好强。大学时代,在朋友的起鬨下与人打赌,从旧金山跑到加州卡梅尔(Carmel)。为了赢得赌注,即使跑到最后五哩路时,他的一个肾脏已经破裂,他还是坚持继续跑,在六天内,跑完一百二十五哩(约两百公里),跑完后立刻被送进医院。

这股强烈要赢的欲望,让他专注的做每一件事。好友、MSN Money财经作家提摩西(Timothy Middleton)形容,为葛洛斯赢得桂冠的技术都有一个共同点:严格而专注的自我要求。 大学毕业那年,一场车祸改变了葛洛斯的命运。住院疗养时,他读到加州大学教授索普(Edward O. Thorp)所着《打败庄家》(Beat the Dealer)一书,教人用记牌方式在二十一点扑克牌遊戏获胜。出院后,他带着两百美元到赌城试身手。

从赌桌悟出投资心法 短暂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而摊平

为了尽量保存赌本,他住进一天只要六美元的印地安饭店,每天走路到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四後赌场(Four Queens),找免费食物吃。

一开始,葛洛斯受不了周围环境的菸味和酒气,经常无法集中注意力;如果运气不好,几小时,甚至一、两天都没赢,他会沮丧的不敢回到赌桌上。有时,他经常这里玩几把,再换到另外一张桌子,或者到处观察,哪个发牌员比较会带来好运。

后来他发现,一直换赌桌,根本无法记住庄家已经出了哪些牌,也就无法预测牌盒里还有哪些牌。而且,暂停会打断赌博的节奏和专注。

因此,葛洛斯决定长期抗战,每天在赌桌待上十六小时,连赌四个月。其间,就算他输了大注,也从不退场,继续留在牌局中,用两美元下注。就这样,当初的两百美元盘缠,竟然翻了五十倍,成为一万美元。

这个小赌徒,不只赢得大学学费,还奠定了终生受用的投资心法。

与一般赌徒不同,葛洛斯并非愚蠢、毫无纪律、纯粹赌运气。他建立起一套评估未来事件的机率(也就是投资上的风险),将其分为两种:长期与短期。如果用二十一点比喻,留在牌盒里未发的牌,代表的就是长期机率;而庄家所发的下一张牌,则是短期机率。

当你记住庄家已经发出哪些牌,就掌握了长期机率,你可以算出,牌盒里是点数大的牌多,或点数小的牌多。因此,庄家接下来会发出什麼牌?你猜中的机率因此提高,也可据此决定是否补牌。

“我从赌桌上瞭解,当你看到胜利机会倒向自己时,一定要持长期观点。因为短暂坏运所造成的损失,会因长期趋势有利于你而被摊平。”葛洛斯悟到,即便出错,只要对的次数加起来多于平均,你就可以打败庄家。

葛洛斯从牌桌上,发展出的“长期观点”,也是他后来投资策略的主轴:“用长期观点打败人性中的贪与怕”。

他说:“把注意力关心未来三到五年,等于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暗号,告诉自己投资不是赌博,而是建立长期布局,这同时也帮助你降低在进行投资决定时,产生的贪跟怕。”而且,“当机率有利于你时,要下大注”。

葛洛斯曾写道:有次我被一堆无解的难题缠住了,一个老朋友对我说:“记得两件事:一、别为小事抓狂;二、全都是小事。”这两句话已变成他一连串自我反思的源头。

凡常陷入琐碎小事泥淖中的人,不可避免总是当输家,但专注在长期趋势蓝图的投资人,可以改善投资机会的优势,甚至不输专家。早在他担任基金经理人之前,便习得此事。

带着长期观点的思考架构,二十八岁那年,他找到第一份工作: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债券分析师。 “剪息票(clipping coupon),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每天剪下债券的息票,贴在纸上,然后寄去对方公司,他们就会给我们利息。”

当时,债券投资被视为“孤儿寡母领取利息”的投资工具,平淡无奇。因为在那之前的一百多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每年平均只有○.六五%,债券价格从不波动。买下债券的投资人,只要定期把息票剪下来,寄回给发行债券的公司,收取利息,到期时领回本金即可。

但是,情况有了改变。一九六○年代,通货膨胀出现,从一%逐渐往上升,直到一九七○年的六%。物价上扬,债券的利息不再能支付孤儿寡妇的生活所需,债券不再保值,价格大幅下跌,甚至腰斩!

市场彻底改观,债券从“世界上最安全的投资”,被讥讽为“充公券”(certificates of confiscation)。

“时势”出现了,但还得要有“英雄”才能造时势。葛洛斯回忆:“做了六个月,我觉得好无聊,我说不要再剪贴了,(我们)来交易吧。”

“我老板说好,非常支持我。但这是很大的风险,没人这样做过。我们的竞争者认为我们疯了。”当时,这种把债券当成股票,在市场上买卖的做法,被视为异端。

“因为我很年轻(笑),想事情不一样。老一辈的人,不愿意去看新主意。”当时,一流的高手拚命往股市挤,进债券市场的人,不是二军,就是“老一辈的人”。

低度竞争的市场,碰上年轻的冒险家,以及大环境的转变,于是,债券天王诞生了。

葛洛斯,成为第一个把债券拿来交易的人,改写历史。

“他对投资界最大的贡献就是,看出债券可以拿来交易,并非只是持有。”经济学家、前联准会成员彼得?伯恩斯坦(Peter Bernstein)评论,“当时(一九七二年)关于新形态债券交易的学理不过才问世,但葛洛斯却已开始积极的投资策略……,堪称积极型固定收益管理的前锋。”

接着,葛洛斯像在赌场找机会一样,在全球市场找寻高报酬的债券投资机会,“找到机会就下大注”。他发现有一种交易极冷清的私募配售债券,不受主管机关监督,他利用市场交易量少、缺乏公开报价平台的环境,在买卖资讯不对称的状况下套利。

十年征战市场,葛洛斯在赌桌上得到的“长期观点”,越加成熟。他发现,“三至五年的长期观点,足以消除我每日情绪起伏,并专注于未来重要的总经趋势。”

葛洛斯也如此。在生活作息上,他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打开桌上的彭博系统,检视前晚行情,翻翻报纸,吃完妻子为他准备的麦片粥和水果后,六点钟准时开车十分钟到公司。早上九点,是纽约的午餐时间,葛洛斯便过马路到对街的万豪酒店,由私人教练指导他做瑜伽。

“每天我去做瑜伽,都可以自省,可以让我平静。当我回来的时候,就能使我想得更长。我相信你如果能够越平静,你就是越好的投资人。”

四点以后,东岸债市打烊,葛洛斯到乡村俱乐部练一下球,然后回家,七点半就寝,睡觉前,他会先看一小时左右的书才睡觉。这样的作息,他维持至少二十年。

葛洛斯的纪律也显现在长期趋势的观察。他每天花上好几小时在办公室思考、不发一语。中午,他固定与全公司一百多位基金经理人讨论全球趋势,甚至高薪聘用十四个数学博士写数学程式,计算未来趋势的各种风险,然后再根据风险程度,分散投资到公债、公司债、到各种衍生性金融商品,降低风险。

一旦确认长期趋势,葛洛斯等到机会就下大注。一九八一年九月,他就成功抓住后来二十年的债市多头,打了漂亮的一仗。

当时,石油危机后造成严重通膨,联准会连续升息超过一五%,葛洛斯判断:“未来三到五年”降息机率远高于升息,他开始逐步加码长天期债券,经过模型计算风险,确认降息机率最大时,布局完成。两个月后,联准会果真开始降息。接下来的一九九七年俄罗斯金融危机、二○○○年的美股科技泡沫等战役,都是如此。

提早布局,每次都让葛洛斯大有斩获。他回忆每次大赚,都是因为遵守李佛摩所说:“大钱不是在买进或卖出时赚到的,真正的大钱总是在等待时赚来的。”(Big money was never made in the buying or the selling. The big money was always made in the waiting.)

长期打败大盘的绩效,让欧洲最大保险集团德国安联集团(Allianz Group),决定在二○○○年买下Pimco,并以五年、两亿美元的天价“金手铐”,留住葛洛斯,他因此成为当时薪水最高的债券基金经理人。

尽管葛洛斯极度自律,三十年几乎没看错方向,但他坦承,一九八七年,道琼指数崩盘,一天跌掉二○%时,他被股市重挫震惊,忘记逢低买进公司债,错失投资机会;同样的事件,在九一一事件时重演。

“那天我一大早五点半,飞车冲到公司,脑中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卖』,快点把手上全部债券卖掉,甚至想我们当初干嘛买这麼多。但我却忘记惨跌的是股市,而非债市。”“此时人们想要安全的东西,对债市根本是利多。”

葛洛斯说:“我错在太过沉浸在那天的突发事件”,“那证明了我也是人类,人类行为是不完美的,如果我能那麼完美,我的资产应该会有现在的两倍。”他笑着对我们说:“最好的教训是,不要有太情绪化的反应,应该要更冷静、头脑更中立些,虽然那很困难。”

率先看出次贷风暴 熬过九个月同业讪笑、媒体奚落

葛洛斯用长期的观点、规律的生活,让自己三十年来,不被市场巨浪吞噬。尽管如此,看得远,也让他付出先知的寂寞代价。

二○○六年最是经典。那时,葛洛斯观察到房价涨到太高,甚至派出几十个员工,到全国各地假装成要买房子的人,查看当时房屋市场的状况,之后他决定,砍掉、也不再买进次贷商品。

然而,他当时的看法引来市场嘲笑:“我们还在赚高配息,Pimco却在赚低配息,买国库券(编按:国库券是国家发行的票券,利率低、但风险也很低)。Pimco过时啦、Pimco错啦。”

人们说他太悲观,他的绩效也掉到同类基金排名的后四分之一。从第一名掉到后段班,葛洛斯心情不由得落到了谷底,不但上班时改走楼梯,不搭电梯,以避开人群;绩效最差的那段时间,他干脆休长假转换心情。

“那九个月、真的、非常、悲惨。”葛洛斯加重语气,苦笑着:“每次回到家,我就跟太太讲,也许我太老,被潮流淘汰了,也许我已经丧失了手感(手抓抓桌缘)。”他当时的心境“就像洋基队没打进世界大赛一样失落。”

每一天,媒体、对手的讪笑,如芒刺在背,如何度过?

“我只有『继续』(加重语气)不断的检视自己三到五年内的看法;『继续』研究;『继续』派人到全美国各地去假装买房子的人;『继续』去确认自己原来的观点是否很愚蠢,尽管我们对自己的看法和想法有信心。”

葛洛斯说了四次“继续”。这就是天王三十年不败的关键:持续以长期观点,维持纪律。

去年下半年,次贷风暴爆发,美股大跌,市场才证明葛洛斯是对的。也因此,他的桂冠再添一顶,2007年第三度赢得晨星基金固定收益最佳经理人奖,这也是史上唯一有此殊荣的人。

投资市场,就像全世界最大的金矿,这个金矿天天开门,每个人都可以进场一窥究竟。然而,当某天结束的铃声响起,总是有人从乞丐变成王子,或从王子变乞丐。关键只在于:谁能战胜自己。

葛洛斯,就是那个打败自己,从小赌徒变成投资天王的人。